Afa Annfa

Visual Artist

Afa Annfa 是本地的插畫家。以往我們多是透過平面廣告、網路微電影、電視廣告和商店開幕禮,在攝影師的鏡頭下解讀這朵演繹過不同角色的花。由 2015 年起,她決定突破自己跳出固有框框,不受限制的在畫布上自由揮灑。很多人會斷章取義,以為模特兒一定是花瓶,只靠外表沒內容,一舉一動也受品牌和客戶主導。遇到 Afa 讓我們了解其實在鏡頭後,她其實是一朵會發聲和忠於自己的花。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1.jpg

u: unun |  A: Afa Annfa

u: 從小時候受室內設計師父親影響,對繪畫產生興趣,到大學畢業後到廣告公司工作,再成為全職模特兒,兼職商業插畫工作,直至今年決定停止模特兒公司合約。到底是什麼令你決心全職投入插畫工作?

A: 對我來說,真正放下 modeling  工作轉到全職投入插畫工作中間並沒有一條明確的界線。兩件事同步進行,儘管以往 modeling  的工作佔較多的時間,我也一直慢慢地累積自己的插畫作品。

畢業後,從事廣告製作的工作環境令我對生活、身邊的人和事都失去了感覺,變得麻木和迷失。當時有種強烈的感覺叫我不能夠再繼續下去,自決定離開廣告公司開始,我已萌生自己創作的念頭。而 modeling  的工作除了是經濟上的支持,亦是我自己很享受的身分,接拍廣告片的機會很多。但每次別人問到我最想做什麼,我始終如一想畫畫。

以前的工作經驗和認識到的朋友,都為我全職投入插畫工作這件事奠定了基礎。離開模特兒經理人公司後不久,已經有導演和舊同事邀請我合作製作平面插畫廣告。只是因為模特兒硬照從創作到面世的需時較插畫短,產量自然較多較快,所以我以模特兒的身分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機會也就較多吧!實情是,我這幾年儲下了過百幅畫。

到了 2014 年中,我很想為自己做點事情,想在插畫方面有突破不想停滯不前,想更有系統和連貫地創作。於是,我決心將以前摸索過實驗過的畫風、媒介、色調和材料歸立好,再建立屬於我自己的插畫系列,然後計劃舉行自己的畫展,讓更多人分享到我透過插畫表達出來的訊息。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2.jpg

 

u: 在香港這個容易迷失自我的森林中,要忠於自己,做自己相信的事並不簡單,妳由 Afa Lee  蛻變成 Afa Annfa 這個過程中有什麼得著和意料以外的驚喜? 

A: 第一是畫作上的突破。這是我初次畫大幅的展品,在雨傘革命的期間,我的情緒和精神狀態也很差,所以進度很慢,當時也有擔心過會趕不及完成。但非常難得在 2014 年年尾,我有機會為平面廣告和電視動畫廣告做插畫。雖然製作動畫要一幅一幅的畫,整個月都熬夜,相對上較吃力,但有趣地這種壓力卻令我找回動力和能量。

從來不敢想像自己可以舉行一個畫展,以前我連稱呼自己做插畫師也沒有信心,因為自己並不是完全投身於插畫工作。雖然嘗試演繹過很多個角色,但演繹的都是跟別人指示去做,做模特兒的身分都比較被動,從來都沒有嘗試過自己統籌一個活動,或者主動去跟別人介紹自己的創作。幸好有 GUMGUMGUM 和其他以前工作上認識過的單位支持,我才可以順利完成人生第一個畫展 – “THE SILENT FAMILY”。

或者很多人會以為我是個自信十足的人,因為在鏡頭前我是個模特兒,但其實從小我便是個缺乏自信的人。初時知道要站在人前,赤裸裸地解釋每一件作品背後的意念,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但是克服過後,現在想過來其實是一種成長,是一種內心和思想上的釋放和突破。對我來說最大的得著是感恩身邊的人都很支持我,這股能量在畫展過後推動我繼續創作,不敢怠慢,願意變得更積極。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3.jpg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4.jpg

 

u: 為什麼會選擇到北歐吊吊 fing

A: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北歐,在這個工作室的書架上也藏著不少我讀過有關北歐文化的書,我一直也在等待機會。回想上一次放比較長的假期到中歐旅行,已經是那次離開廣告公司之後了。到今年暑假,完成畫展後才決心暫時放下 Freelance 工作,離開香港找點新衝擊。起初想一個人放假,作新開始前的一個緩衝和獎勵。後來知道原來有幾位好朋友也計劃去倫敦,所以就想不如在旅程的後段一起遊歷吧!實在不想整個旅程的沿途風光都沒有人跟我一起分享,一起「嘩!嘩!嘩!」。

比起留在安舒區(參照旅遊書到訪景點或者寄居香港朋友家)那樣度假,我更期待著實地跟當地人交流,隨意到處探索,體驗北歐人的生活文化和價值。這次的旅程,我到了瑞典的 STOCKHOLM (斯德哥爾摩)、芬蘭的 HELSINKI (赫爾辛基)、挪威的 OSLO (奧斯陸)、BERGEN (卑爾根)和丹麥的 COPENHAGEN (哥本哈根)一共五個北歐城市。當中我最喜歡的是糅合大自然和當代城市元素的 STOCKHOLM 和 北歐國家當中最細小但最具現代都市魅力的 COPENHAGEN ,加上我本身很喜歡 STOCKHOLM 的時裝風格和 COPENHAGEN 的家居設計美學,所以整趟旅行我都是充滿期待的。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6.jpg
unun people interviews afa annfa_5.jpg

u: 北歐吊吊 fing 之旅,有沒有小插曲跟我們分享?

A: 講起小插曲,不得不提我們在 HELSINKI 去 OSLO 的驚險事。我本身是個路癡,記路和方向感是我這次獨自「勇闖」的嚴重窒礙。本來在頭幾天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獨個兒用電話的 google map  找路也沒問題,還有一絲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很會照顧自己。

怎料後來一加入朋友們,我的惡習便回來了,只顧沉醉在朋友堆中暢談,完全沒有提起警覺性沒有戒心,也沒有意識要記路。加上我熱愛蒐羅有故事的 vintage  收藏品,在 STOCKHOLM 這個 vintage 店林立,古著又價廉物美的城市,我的購入程度可以說是不負責任的瘋狂,連朋友們也要幫忙拿行李。

要知道 OSLO 的街道通通都是凹凸不平的石路,拿著幾個超重行李趕路簡直是災難。 一趕,我便慌忙起來,巴士是趕上了,但安頓後才發現遺下了背包在車站,裡面裝著重要證件、wifi、金錢和相機以及爸爸心愛的 Leica 鏡頭。於是,我的同行好朋友便在下一個站跟我一起下車返回車站找背包。我們在下着雨,沒有網路沒有地圖的情況下跑了幾公里,我當時就是腦袋一片空白,覺得機會渺茫。幸好最後靠他認到路找到背包,那一刻我們相擁著跪在地上,我一下子就哭了出來,覺得很幸運又很愧疚。我們發現其實北歐也不是安全得完全沒有扒手的,城市中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要不是當時身處在 HELSINKI 比較安全的地區,我的財物早就給人拿去了。這次真的很感謝有朋友在身邊。

 

u: 北歐吊吊 fing 之旅,對妳有什麼啟發? 

A: 從 STOCKHOLM 的音樂與時尚、HELSINKI 的 KIASMA MUSEUM、OSLO 的 台柱 EDVARD MUNCH、BERGEN 的絕美景緻與人情味,到 COPENHAGEN 的建築巡禮和設計家品,我出發前是滿心期待在旅程中不斷吸入靈感的,在旅行途中我也充滿好奇的跟當地人交流,大大小小的博物館也有帶來衝擊。但是我發覺原來不論生活態度上,還是創作上的啟發,如果一味直接的抄下來,搬字過紙,沒有加以消化、理解、研究和應用在自己文化上的話,這樣只不過是流於表面的消費了當地的文化和價值(得個殼),而不是真正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態度和思想,更莫論創作上的情感抒發。

其中 COPENHAGEN 的 bnb 屋主是個建築師,他叫我們 “forget about the little mermaid” ,又向我們推薦了很多遊客區以外的特別建築。還有就是自治區 KRISTIANIA 自從變得商業化旅遊業化後,很多以前的獨有價值和文化都被旅遊和商品化蓋過。這下讓我想起,其實一個城市的環境和政策對人們的生活習慣和態度都有很大影響,香港在條件上就是有很多先天限制。即使北歐人的生活態度有多值得學習,我深知道我自己是來自香港的,是屬於香港的。比起直接將他們的文化搬回來香港用,我倒覺得不如先反思一下香港,這個家有什麼比較好比較不好。 回來後給自己的一個小使命,就是要在往後日子好好向別人表達一下香港自己的獨特文化。一直以來我們只會用「中西融合」來概括香港的文化特色,每當外來的人問到香港有什麼特質,我們不是說魚蛋冰室、獅子山精神就是活力香港。其實這些已經是上一代的情懷,到底在刻苦和紅白藍獅子山精神以外,今天的香港精神是甚麼?在中西文化融合的環境下,我們好像什麼都是,同時又好像什麼都不是,當舊香港情懷如同舊街道一樣被逐漸洗刷、被消失,我們這一代還有甚麼可以擁抱?香港人這個時刻是不是迷失了?

看過北歐的藝術家作品和艾未未在 COPENHAGEN 的展覽,我深深體會到,每一個出色的藝術家,他們都可以有力地表達出自己的文化歷史,他們的作品都是聯繫著他們的根他們的民族。好像村上隆的作品,儘管被駡如何的商業化,但他確確實實花了很多時間心機研究歷史,並且以自己的方式向西方國家呈現了日本戰敗後的御宅族文化;又例如北歐藝術家的作品中對大自然的敬畏,人們跟大自然的和諧共存和交流,彷彿是無可取替的。雖然我自己的作品也有一點抒發我對香港的政治情感和大眾的壓抑,但畢竟只流於個人內心的情感抒發,理念從來都沒有好好整合。

正因如此,從北歐回來以後,我便決定重新開始認識香港—這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最近一直在讀的都是關於香港歷史文化和有關當代藝術的的學術性叢書。我更為自己預備了未來三個月要研讀的課程大綱,好像回到讀書時期一樣,每天在間書。從香港以前的歷史,教育到商業報業文化,以至到現今香港人的精神面貌等。雖然要花的時間會頗長,但我相信這些根基是必須要打好的,跟玩 Jazz 音樂一樣,首先根基要打得好,再加上自己當下的意念創作,才可以表現出真實和獨特的風格與情感。

 

u: 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妳從北歐帶回來那些有故事的收藏品?

A: 知道 unun 也喜歡蒐集生活設計品和唱片,所以我選擇了幾本購自芬蘭的 40年代戰爭報導,50年代插畫和60 年代生活雜誌、幾張瑞典的唱片和丹麥的家品跟你們分享。

R0010954_1.jpg

1 SUOMEN KUVALEHTI (1946)

在 HELSINKI 的一間古書店找到這本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出版的雜誌。雖然我看不懂芬蘭文,但裡面的記錄了1939年到1945年芬蘭分別與蘇聯和納粹德國戰爭時的照片和報導都具收藏價值。

afa annfa interview unun

2 FASHION ILLUSTRATION BY ALLGEMHINE MODENZEITUNG (1857)

在另一間古書店找到這幅50 年代畫的插畫,是真跡來的啊!很佩服以前的人對生活品味的講究,衣服的造工華麗又仔細。

R0010929_1.jpg

3 ME NAISET (1964)

這本是60 年代出版的生活時尚雜誌。觀察以前的女性穿衣風格和廣告設計,我們可以了解到當時北歐人們的生活方式和進程。古書店的店主把它保存得原好,我特別佩服北歐 VINTAGE 店的專門和講究,有些店甚至將衣服的年期分類,對我來說簡直是天堂。

163927-81e89015c417447c838c0b304dc6803e.jpeg

來自瑞典的民謠音樂。我一看到唱片的名稱 “THE LOST COLONY”,便想起香港,想也不想就買下了 。MARTY 是英國人,所以明白 “THE LOST COLONY” 這個名詞為什麼會讓我一下子心情沉重。

65d12e58b840668b7e99993b39ef93b4.jpg

全名 ESBJÖRN SVENSSON TRIO 的這隊 SWEDISH JAZZ PIANO TRIO,算是達到了我這次要發掘北歐 MODERN JAZZ 的目標。最近畫畫時也喜歡在工作室播放他們的唱片。

a4253480656_10.jpg

MARTY 有份 feature 的一張唱片。他們是一隊 Swedish Progressive Rock Band。因為想支持他所以買下了。

u: 先前有提到 STOCKHOLM 的音樂, Afa 平時喜歡什麼類型的音樂,創作時有喜歡聽什麼音樂? 

A: 我喜歡 Alternative, Post Rock 和 Freak Folk 等,其實也很喜歡聽電影的配樂,像我的電話接駁鈴聲便是 Freak Folk/ Folk Rock 音樂人 DEVENDRA BENHART 的 TAUROBOLIUM。尤愛北歐的 Post Rock ,SIGUR RÓS 簡直是我的神。以前認識的北歐音樂多是 Swedish Pop 或者 Post Rock ,這趟旅程卻令我意外地發掘到更多的音樂類型。我在 STOCKHOLM 的 PET SOUND RECORDS 中遇見了一位長期在世界各地旅居的英國音樂人 MARTY WILLSON PIPER,他曾在不同的有名樂隊中如 THE CHURCH 等當結他手。就是他為我打開了瑞典的 Modern Jazz 之門,往後還想再發掘更多的音樂類型。

 

u: Afa 下一步有什麼計劃? 

A: 由於了解到自己的不足和旺盛的求知慾,我很想重投密集的的閱讀生活。我不是「文青」,也不喜歡「文青」一詞。「文青」一詞現在太像一個潮流 hashtag。與其說閲讀變了種潮流,不如說對我來說閱讀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閱讀世界中,很多範疇也是連繫著的,很多時候我會從一本書中被引領到另一本,每一本書都會為我打開一個新的範疇或下一個要探索的思想領域,我很喜歡這個過程,這是一個精彩的旅程。閱讀不該是 “chok” 樣、賺 “likes” 和考試讀書求份工的工具,而是一種個人修養。反觀外國融入日常的閱讀文化,實在值得我們學習培養一下。

我從小就喜歡看書,本來大學也想過讀文學,初中時讀巴金、魯迅,到二十幾歲發現香港教育制度不像其他國家有哲學教育,我才開始問自己我到底是誰,思維直接影響一個人的行為判斷,我便開始讀哲學有關的書籍。迷茫期過去了,最近則什麼都讀,不論是情感抒發的詩集小說或理性的學術性書藉,我都想把握時間通通讀完。我比很多人幸運多了,現在的工作模式容許我有多點時間閱讀,不像以前做廣告時忙得只能翻工具書和看 secondary source,我希望可以花多點時間深入學習和做充足的資料搜集,好好思考和沉澱,才能整合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思想觀念,發展下一個系列的作品。除了理論的補足,創作媒介上我亦期望有新的嘗試。例如是 crafting 或者是 installation,不想局限於平面媒體的創作。

 

☻ ☻ ☻ 


About Afa Annfa:

Facebook: Afa Annfa

Website: Afa Annfa

 


text by unun